这是什么糟糕的玩意?我也不知道

“

路边那支独开的玫瑰,我想要摘下来带回去养。
可路边开的玫瑰大多带刺的,但我不敢伸手,因为我怕疼。
我知道这玫瑰是否带刺不是玫瑰自己决定的,她是无心的。
可带刺的玫瑰才是最为艳美的,皮肉之苦在这样的艳美前又能算得上什么呢?
我伸手去采摘,忍着疼痛任由刺扎进我的手指,渐渐发觉习惯了这疼痛感。
我用三指把玫瑰捏着,周围的空气散发着玫瑰的香,这一刻这支玫瑰应该是属于我的?
疼痛感传来,愈发剧烈,仿佛她在挣扎,是的她在挣扎,或许是我捏在手太久了的缘故吧?
我回过神来发觉,是挺久了,虽从我发现这支玫瑰到采摘下来短短不过5分钟,但一支玫瑰又能艳丽几个5分钟呢?
是的,我起初想保护她的这种艳美,想带回家悉心照料,尽可能的让她艳丽的姿态得到完美的绽放,然后看着她逐渐凋谢,但或许一开始我就错了。

”

标签: none

添加新评论